时尚生活导报
您的位置:时尚生活导报 > 辽宁新闻 > 文章

“辽宁涉黑第一案”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11 10:24 查看数:次浏览
“辽宁涉黑第一案”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2018年12月24日上午,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谷万涛等17人涉黑案件公开宣判。谷万涛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4年。其余16名罪犯分别被判处22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谷万涛等人涉黑案件社会影响大,涉案人员多,案情复杂,被称为“辽宁涉黑第一案”,这起案件的成功办理,体现了政法机关严打黑恶势力的决心。

“辽宁涉黑第一案”落幕,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庭审现场

作恶

谷万涛生于1985年,从小父母离异。初中还没毕业,谷万涛就从学校退学,抽烟喝酒,整天和社会上的一些人厮混。1999年,年仅14岁的谷万涛持刀伤人,把人扎成重伤,因为他当时属于未成年人,公安机关没有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后,谷万涛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什么都不怕,一群小兄弟中就数他的胆量最大,只要想做的事,他从不退缩,打架斗殴更是一马当先,年纪不大就已经很有“大哥风范”了。

辽中是农业大县,生猪交易量很大,谷万涛盯上了这块“肥肉”。2015 年10月,谷万涛与父亲谷红军把辽中养士堡镇东牛心坨村的一个鱼池回填,成为20亩平地,私自成立了天霸生猪交易市场。谷万涛把辽中的收猪经纪人喊来,谷红军给他们开会,宣布他们今后就是天霸公司的人,公司统一经营。收猪经纪人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天霸公司的人,一个个晕头转向。

这些经纪人很快就明白,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馅饼”,是“陷阱 ”。谷万涛规定,辽中地区所有的生猪交易,必须到天霸生猪交易市场进行检验检疫,每头生猪收取5元的信息费,胆敢不交的,谷万涛派人围追堵截,抓住之后按交易总价的20%至50%“罚款”。有经纪人介绍说,天霸公司根本没有生猪检验检疫资格,交钱就放行。鞍山市一家颇有名气的肉食品厂被迫交给天霸公司50万元。苏家屯区、台安县一些企业也屡遭黑手,多次被天霸公司“罚款”。几年间,天霸公司仅信息费一项就非法获利100余万元。

谷万涛的父亲谷红军在养士堡镇东牛心坨村开了一个沈阳亦辰淡水鱼养殖专业合作社,养鱼赚钱。看到儿子日益“壮大”,就让谷万涛注册成立亦辰砂石料经销处,私自把辽河回水坝西侧鱼池内的砂石拉出去卖给开发商挣钱。2011年到2015年期间,谷万涛在辽河回水坝盗采砂石就赚了900 余万元。

谷万涛有一支打手队伍,由李波、赵喜春、费庆龙、刘继强等骨干成员组成。这些打手一律剃光头,穿黄棉袄,每人兜里都有刀。不管什么时候接到命令要及时赶到指定地点,打架必须敢打敢冲。谷万涛给他们发工资、奖金、买车辆、集中食宿。干完一次“活”,谷万涛负责资助其跑路。

轰动辽中镇,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砍人长达20分钟,要“卸掉”被害人赵某一条腿的惨剧,就是谷万涛指使的。赵某和唐忠军同为敖司牛村的村干部,他看不惯唐忠军和谷万涛勾结垄断村里拆迁。唐忠军要出重金收买赵某,赵某没有同意。唐忠军和谷万涛决定“收拾”赵某。谷万涛派李波带领4辆车在辽中镇满大街找赵某,终于在闹市区抓到了他,将赵某打个半死。这段血腥的视频曾传遍辽中人的朋友圈。之后,谷万涛逼迫开发商拿100万元给被害人作赔偿,又从唐忠军手里讹诈了价值320万元的门市房。唐忠军心怀不满,二人交恶。谷万涛命令李波等人把唐忠军关押起来,多次毒打唐忠军。

一时间,“谷万涛”三个字在辽中与“恐怖”成为同义词。提起谷万涛,辽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怕。可是让人震惊的是,谷万涛制造的桩桩血案,都被他“摆平”。从2008年到2017年,谷万涛及其团伙成员多次违法犯罪,最后都不了了之。影响较大的几起伤害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均被取保候审,案件也没有处理结果。

谷万涛的“朋友”很多,辽中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原所长杨向东就是其中的一个。杨向东收受了谷万涛给予的好处费、中华轿车等贿赂,明知道国家已经明文规定生猪屠宰的检验检疫不收费,他还为谷万涛经营的天霸生猪交易市场违规收费、欺行霸市提供保护,充当了黑社会犯罪团伙“保护伞”;辽中区牛心坨镇西房身村党支部原书记何万军也是谷万涛的“朋友”,他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谷万涛所送钱物,帮助谷万涛承包“俪城嘉园”回迁楼物业和供暖业务,并提供经营便利……

“辽宁涉黑第一案”落幕,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庭审现场

“辽宁涉黑第一案”落幕,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庭审现场

落网

多行不义必自毙。谷万涛团伙覆灭的导火索,源于辽中老百姓的网上举报。

2016年下半年,沈阳市公安局辽中分局刑警大队在一个很不起眼的网站上捕捉到舆情,反映在辽中养猪越来越赔钱,利润都让天霸公司赚去了,老百姓连汤都喝不着,还不敢抱怨,整不好就要挨揍。

办案民警介绍说:“谷万涛团伙在辽中地区肆虐多年,却从未受到打击,很多人认为谷万涛什么事都能摆平,甚至不相信公安机关敢动谷万涛。”为避免打草惊蛇,办案民警化装秘密走访,每次取证都是开着私家车去,选择夜间对被害人进行逐户走访。为了争取到一个证人,往往需要做上好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的思想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办案民警大海捞针还真的找到一个关键证人,就是曾经与谷万涛合作的盟友唐忠军。他给警方提供谷万涛大量的犯罪证据。辽中地方不大,有个风吹草动早就传到谷万涛耳朵里。谷万涛和方方面面打招呼,得到的反馈让他震惊:这回是沈阳市公安局派专人来辽中调查,谁都说不上话。狡猾的谷万涛得知警方要采取措施时迅速藏匿起来。警方在前期情报研判的基础上,了解到谷万涛有一个情妇住在辽中区中心街,近期他很可能与情妇会面。办案民警身穿便衣,出动4辆车,连续蹲守三四天。2017年5月11日,民警在谷万涛的情妇家中将其抓获。2017年5月11日,沈阳市公安局成立“5·11专案组”,开始彻查谷万涛所有犯罪,省公安厅前期拨出专项经费20万元,用于开展抓捕及侦破工作。

事实证明,正是谷万涛的落网才使群众相信公安机关这次动了真格的,纷纷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使专案组很快掌握了谷万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线索和证据。专案组果断将谷万涛团伙重要成员李波、赵喜春立为网上逃犯,公开通缉,接着抓捕这个团伙里的“狗头军师”——谷万涛的父亲谷红军。最终,沈阳警方历时近6个月,辗转吉林、辽宁两省,将李波、赵喜春、费庆龙、刘继强、谷红军等人全部抓获,成功打掉以谷万涛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

严惩

案件侦查终结后,谷万涛等17人涉黑案件被移送到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大东区人民检察院与公安机关紧密配合,抽调精兵强将,提前介入,优先办理,快捕快诉。

“辽宁涉黑第一案”落幕,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庭审现场

2018年5月22日,大东区人民检察院向大东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2009年以来,谷万涛纠集李波、赵喜春、费庆龙、刘继强等人,为树立非法权威,实现在社会上长期称霸一方的目的,以给组织成员工资、奖金、集中食宿,配备无牌照车辆、发放自制凶器等手段,笼络人心、统一管理,通过殴打、辱骂等暴力方式强化控制,并帮助组织成员逃避法律追究,支持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以谷万涛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沈阳市辽中区范围内,有组织地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应当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等罪名追究其刑事责任。

“辽宁涉黑第一案”落幕,谷万涛犯罪集团覆灭

庭审现场

2018年11月12日,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经审理认定,谷万涛涉黑团伙持自制砍刀、钢叉等凶器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犯罪,致1人重伤、5人轻伤;成立天霸生猪交易市场、亦辰砂石料经销处,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购买商品和接受服务,非法获利160余万元;多次以随意殴打、恐吓他人、强拿硬要、任意损毁财物等方式实施寻衅滋事犯罪13起;以威胁、恐吓的手段实施敲诈勒索犯罪,勒索他人财物770万余元;非法采矿等9项犯罪事实。

2018年12月24日上午,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谷万涛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4年,并处没收财产100万元,罚金100万元。其余16名罪犯分别被判处22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附加刑等刑罚。

让人关注的是,辽中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原所长杨向东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辽中区牛心坨镇西房身村党支部原书记何万军因犯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

下一篇:没有了